十月-飞霜

好不容易进入了半决赛。这一场比赛看起来容易,付出的也确实很多。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跳舞的天分,身体能够随着音乐的节奏而舞动 (当然我也在学习当中)。练习期间很常和我舞伴有很多争吵。当进入了半决赛的时候,我说:“ 对不起,还需要和你吵架多一个月的时间。” 

一开始我们本来打算请老师,经过一轮的盘算,没有这样的经费。就不管三七二十一,自己看youtube, slowmotion , 慢慢练了起来。看回我audition的那一个片段,还真的是惨不忍睹。当筹备半决赛的时候,我也到处寻求别人的意见。这当然这也需要些谢谢正滔。帮我筛选了这一个。虽然还是有瑕疵,会再努力的。评审说,我们的舞蹈有点短,也没有费力气和他们争论说,其他的都只是唱歌,如果唱歌的话,我也可以唱住半个小时。真的是台下一百天,台上一分钟。 

也还好有这样的比赛,分散了我的专注力。一旦开始练舞,我是真的百分百的投入。虽然是有争吵,那跳动和自己身体协调的部分,我还蛮陶醉其中。 

近来心情的起伏蛮大。压力的大,都是来自家里。头发也不知觉得又开始掉落。还好现在头发长了,可以掩盖头发掉落的一部分。这家里的循环,彻底的,我要改变。母亲那失落的眼神,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察觉到。和大嫂聊天的时候也看到了。工人突然说不要干了,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的麻烦。现在阿,有钱请工人,也要看运气 。也许是之前的那一个打理很好,母亲几乎就有了一个依赖性。现在失去了,就开始自暴自弃起来。坦白说,对着生病的父母,耐心、聆听这部分,少了一丁点,也会随时地爆炸。我不能明白我母亲承受身体的折磨,也分担不了,能够做的,就是陪伴。只希望,她能重新面对自己,好好从自己倒下的地方,慢慢爬起来。心灵上的创伤,如果自己没有办法舍掉,我们儿女的,是什么也做不了。旁人的热心和关心,偶尔反而会成为家里的冲突,他们认为该怎么做的,也未必是好的。而母亲总是很心急的,也失去耐心去面对自己。

如果真的让我有一个愿望可以实现,上天,请给我一个仙丹,让我父母都好起来,我不是要他们长命百岁,要的是身体健康就好了。有时候,长命百岁,可是饱受身体病痛的折磨,我想我能够了解我母亲说的,死掉会更好的说法。

我只能对我自己说,放开、尽力、不强求、平常心。也给自己一小点的鼓励,这一路走来,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成长。开始不去计较,能做的,就做吧!当然,我也答应了自己,绝对不能伤害自己的身体,也得把自己照顾好好才是。不能让自己垮掉。我答应我自己的.... 

2 thoughts on “十月-飞霜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