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am alright

爸爸的情况总算稳定了,只是现在的意识真的有混乱。

昨天工作有迟了,本来还想说如果来不及我就不去医院了。可是就是前一晚没有去到,心里都有牵挂。所以还是去了。

也许大家都已经回乡了,一路上还是顺畅的。

到医院的时候,我哥哥和妈妈都还没有到。我就进去看他了。

“我还以为你不要来看我了。” 这是我爸在这三个星期里,第一句和我说的话。也是三个星期以来,第一次可以说话了。

Tracky 的生活,总算已经结束了。

瞬间,我有呆了。然后心里有很多莫名的澎湃。这是我撑了三个星期来,第一次感觉到那么激动。

然后和我老爸谈天,才发现,他意识不是那么清晰。

他以为他还很年轻。他以为我还在念书。他还会问:“我老婆有找我吗?”

和医生谈过,之前的ct scan , 他小中风的地方刚好是memory  part  的地方 。

所以他会混淆之前和现在。 而且还需要时间去观察,看着是暂时性还是永久性的。

这一个我觉得还好,他的情况不是瘫痪需要躺在床上的那一种。

母亲和家人都很担心,可是对于我来说,能够康复到这样的程度,已经是一种侥幸。

至少四肢都还能够走动,而且也能说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一段时间,当身边的朋友问我,“ are you ok? ”

我都会说:” i  am alright”

我可以确定,我没有事情,可是不能确定,我是不是神经质的把所有的一切都撑在心里,是一种习惯,还是我已经麻木了。

不是不想说, ”  no. i am not alright“。

是我忘了怎么把自己的压抑和承担,去和别人分享。

也许是之前碰过太多次的钉子,每一次决心要去和别人诉说,还是想找一个人分担的时候,我都会失望。

每一次看着电话簿里头的联络号码,也不知道可以和谁说话。

要说的时候,却发现有语言障碍,我说了对方却也没有感受到我的不对劲。

没有安全感,已经是很早的事情。

现在也许有严重了。现在平均十二点多一点才能够入眠,然后每两个小时都会惊醒一次。

我记得有人对我说,我睡觉的时候,会突然身体发抖,然后眉毛加锁…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幸亏我还有我的部落。

不然没有了脸书基本上除了与世隔绝,也增加了自己背负。

少了一个宣泄,少了多一点想要的关心。

写完了,才感觉到,有松了一口的气…..

Yeah. Now i am sure. I am alright.

 

 

Uncategorized

2 thoughts on “I am alright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