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.07.2012

还记得去年的这一个时候,我母亲进院了。

而这一次,也是同样的事情,不过是我父亲。

前几天已经开始看他气喘不停了,全部人都好心相劝,却还是不要去看医生。

结果,今早看到不对劲,就说送他进院好了。

结果,当车子到达subang parade 的时候,已经渐渐察觉他失去了知觉。

也只能猛踩油门希望能够尽快到达医院。

到达医院的时候,是已经不省人事了。

送他进emergency的时候,心脏一度停止了跳动,呼吸一度也没有了。

这是从来都没有预计过的。

当医生告诉我说,“ he is now breathing through ventilator, still unconscious, everything is under monitoring . Just hopefully the lack of oxygen in his brain will not cause brain damage . ”

这一个诊断,我有吃惊。因为之前就算是晕倒在家里,去到医院还是会醒的。

可是二来更惊讶自己的镇定。这一个镇定也许是我母亲和家人的镇定剂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已经对生死看的有开。我会尽力去做能够做的事情,可是如果结果是坏的,也只能接受。至少,我尽了。

会觉得自己有冷血的存在。其实不是不关心,也不是不紧张。只是觉得,那一些如果可以少了,那么我会有更大的力气去面对和解决当下的问题。

知道自己是撑得住,心依然是有软弱的时候。

当时在emergency 也有一家人正在等待, 他问我:“ just now that one is your father, how is his condition ? ”

”  Not very good. ”  答得时候,我还是喉咙有啃, 眼泪还是从眼角打滚着。

无论如何,还是准备最坏的打算了。只是那一笔医药费,也真的是贵得不得了。

希望父亲明天就能醒来,那么就够转他去政府医院。

至少,政府医院的设施也比较完善。也方便我母亲照顾。

默默地祈祷着……

Uncategorized

One thought on “30.07.2012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